啊啊是啊_(:зゝ∠)_

all金主瑞金嘉金/轰出胜大三角/朝耀/信白/云亮等严重不足
全职已退坑,不会再进行相关推荐或喜欢,江湖不见。[all叶爱好者可以从我的喜欢里找各位太太的粮,想当初也是疯狂过一段时间的]
一只咸鱼。

【All叶】没有卖萌,就没有伤害

节操和下限:

慕瑾:







       -魔性!




        -ooc!






  01


  


  “这是什么玩意?”唐昊弯腰捡起了叶修从口袋里掏东西时,无意间掉落的一个小物件。


  


  叶修瞟了一眼,突然愣住了。


  


  那是一个小发卡,蝴蝶结形状,是可爱而柔软的粉红色,上头有着白色波点。


  


  “呃······”叶修难得地说不出话来。


  


  唐昊盯了一会儿这个少女系的发卡,突如其来地感到了一阵尴尬,“是你的吗?”


  


  叶修的表情趋近于视死如归:“对。”


  


  唐昊反而变得手足无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你喜欢这些东西也是······唔······可以理解的。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也、也挺可爱的······”


  


  叶修默默地把发卡拿了过来,道了声谢,又没有个人形地趴在电脑前,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周围围观了全程的人却不可能不往一些曲曲绕绕的方向去想。


  


  先来的当然是和叶修关系不错的黄少天。


  


  他一把勾住叶修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调笑着:“哈哈哈哈,原来你也有这种奇葩的嗜好,没事,大家都是兄弟,不会看不起你的。”


  


  叶修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反击道:“对啊,剑圣大大不也喜欢收集剑吗?上次还被英国的队长骗进厕所里看他的大剑,差点贞洁不保了呢。”


  


  黄少天的脸一黑:“我这不是心灵太纯洁了吗,这才容易被拐骗,换做是你,哼哼,不拐骗别人都不错了。”


  


  而且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救我的嘛。


  


  这句话黄少天没有说出口。


  


  “这种事关乎的不是心脏不脏,而是智力够不够。”叶修把黄少天往他自己的座位上推,“快点去训练。”


  


  见叶修这样,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也不上前了。


  


  在他们的滤镜里,现在的叶修大概是自带腮红,动作轻柔娇羞,和被调戏了的小姑娘一样。


  


  被别人发现自己有这样的癖好还是很难为情的吧,就大发慈悲地不去嘲笑他好了。


  


  这些人理所当然地决定。


  




  02


  


  苏黎世的夏天,说热倒也不会比中国的夏天热,但是如果停电了,还是特别致命的。


  


  “救命······”方锐趴在电脑前呻吟,活成了第二个叶修,“我要融化了······”


  


  叶修用手里的文件轻轻拍了一下他脑袋,鄙视道:“出息。”


  


  方锐看着和他一样已经是大汗淋漓、趴在电脑前半死不活的叶修,不禁思考起了叶修的脸皮厚度能否去申请吉尼斯纪录这个严肃的问题。


  


  有一个人站起来了,就会有千千万万的群众站起来。


  


  见方锐提出了抗议,训练室里的抗议声也马上就此起彼伏了。


  


  叶修很无奈,说道:“我已经去跟酒店说了,电工师傅正在修呢,你们就不能忍一下?”


  


  孙翔拨开了额前的头发,露出了汗湿的额头,有些怨念:“联盟也太搞笑了,居然定这种酒店······”


  


  说着,就见叶修朝他走来。


  


  “你干嘛?”孙翔脸上的怨念全部转变成了警戒,犹如护崽的母鸡见到了黄鼠狼。


  


  叶修一边从口袋里掏着什么,一边说道:“难不成你要一直扯着头发来练习?”


  


  孙翔气冲冲地回道:“废话,我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夹头发。再说,哪个正常男人会随身带发卡啊?”


  


  不正常男人叶修掏出了个少女系的发卡,天蓝色的,上面有白色条纹。


  


  “我帮你还是你自己来?”叶修问。


  


  “嗯?”孙翔则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叶修。


  


  直到叶修拨开了他的手,用自己那双好看到流泪的爪子轻轻将他额前的头发抓成一绺,而后向后拨,再用夹子将那缕头发固定起来。


  


  这个过程中孙翔坐在,而叶修站着,两个人离得极近,孙翔的鼻尖几乎可以碰到叶修的胸前。


  


  柠檬味的沐浴乳香味在高温下蒸发出来,合着叶修身上淡淡的汗味一起荣绕鼻尖,明明应该是很怪异的味道,可孙翔却闻着闻着,红了脸。


  


  “好了。”叶修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艺术品。


  


  大家都颇有兴趣地凑过来围观。


  


  一米八有多的帅小伙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刘海被一个可爱的小夹子夹到了后面,而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本该有些怪异,可架不过人长的帅,露额头的打扮反而更能让他看起来更有男人味,头上加个少女系的夹子还平添了几分萌感。


  


  “哇塞!”楚云秀的眼睛一亮,夸起了叶修,“你别说,这样打扮倒还不错。”


  


  叶修自豪道:“那必须的,哥只要一出手,你们就知道有没有。”


  


  收获了一堆白眼。


  


  因为自己就扎小辫,所以张佳乐对饰品的敏感程度比一般的男人要高上一点,此时他就眼尖地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你给孙翔这发卡,和你上次掉出来那个不一样啊!”


  


  大家闻言,仔细观察一下——确实不对,上次的是粉色波点,这次的则是蓝色条纹。


  


  于是叶修又收获打趣的眼神一堆。


  


  他倒是觉得没什么,往口袋里掏了掏,抓了一手的小饰品。


  


  他摊开手掌,里面胡乱码着大概七八个夹子和发绳,颜色各异,形状各异,但却都同样少女。


  


  “······”于是全部人都无语了。


  


  喻文州笑着问道:“看起来你真的很喜欢收集这些小饰品嘛。”


  


  叶修不置可否:“也不算吧······不知该怎么说,你们需要吗,不要跟我客气。”


  


  倒是没有人去嘲笑他这嗜好,却也没人上前去拿。


  


  一个大老爷们用这种东西还是太破廉耻了······


  


  苏沐橙笑嘻嘻地上前去,挑了个橙色的发绳和一个橙色的发卡,三下两下就把披散的头发绑起来,将刘海拨到一边,再用发卡固定。


  


  于是本来披散头发的齐刘海邻家妹妹就变成了中学女生,梳着整整齐齐的马尾,笑容里满是青春的光影。


  


  楚云秀也捧了场,拿了个紫色的发绳,将散下的头发扎起,而因为她原本就是中分的发型,便没有要夹子。


  


  这会儿,妩媚的红唇美人顿时变成了职场干练的女强人,看上去会比原来不容易掉链子。


  


  楚云秀笑了笑,挑衅道:“怎么,姑娘们都上了,你们还害羞啊?”


  


  苏沐橙也附议:“对呀,把头发夹起来确实会清凉不少。”


  


  破了廉耻急忙想要有人一起陪伴的孙翔在一边忙点头。


  


  叶修笑着看着他们,手掌依然摊开放在男性面前。


  


  黄少天去当第一只小白鼠。他凑到叶修跟前,挑了个黄色的发卡,也是毫不犹豫地就将自己的刘海别了起来。


  


  他见叶修朝他笑,便也回笑,颇有些紧张地询问:“怎么样?会不会特别奇怪?”


  


  叶修摇了摇头,特别真诚地回答:“挺可爱的。”


  


  确实,本来就让人感觉活力十足的黄少天一别起发卡,露出了额头,再搭配上一个干净而开朗的笑容,便显得更加灿烂,倒是比原来更加耐看。


  


  而后,周泽楷也一言不发地就挑了三个发卡——一个夹刘海,另外两个则固定两鬓过长的鬓发。


  


  张佳乐也凑过去拿了个夹子,夹起了刘海。


  


  可等下一个人,方锐,打算去拿架子的时候,就见叶修手心已经空无一物了。


  


  他居然还觉得有些泄气:“居然没有了,周泽楷你就不能夹少两个吗?”


  


  把头发打理完后帅气中又添了几分柔美的周泽楷一脸无辜地望着他,望得叶修这个旁观者都没脾气,帮着周泽楷训起了方锐:“你看看你这板寸头,要什么发卡?”


  


  方锐哭。


  


  他摸着自己不久前才修剪过的头发,还有些扎手,但绝对算不上板寸吧!


  


  “没有了吗?”喻文州问着。


  


  职业选手多是要接一些代言的,而现在的小姑娘却是比较欣赏不来男人们最爱的板寸,于是为了商业,这里的人都留着不短的头发,被闷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快一个小时了,也是热得不行。


  


  叶修笑了笑,又将手放进口袋里,在众人无语的目光里,坦坦荡荡地掏出了一堆的小饰品。


  


  “人人有份啊。”叶修以一种霸道总裁的范儿冷冷地说出了这句话。


  




  03


  


  今天的中国队,不是一般的中国队。


  


  在比赛开始前,所有见到了中国队的队伍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一个队伍,十四个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用少女系的饰品将自己的刘海或披散的头发固定起来,露出一张干爽的脸。


  


  虽说看起来很怪异,但看久了确实能让人觉得有些异常的可爱。


  


  看着和中国队比赛的日本队在和对手握手时,就被对手那种虽然我们在卖萌,但我们就是帅得不行的气势给压了下去——有一些可能只是单纯地被萌到了——导致整场比赛都打得糊里糊涂,始作俑者叶修坐在选手观赛席上,笑得高深莫测。


  


  一直对叶修抱有别样心思的美国的队长Alex却完全不敢去深究叶修的微笑有何含义,或者说,他甚至都不太敢去看叶修。


  


  ——今天的叶修,也不是一般的叶修。


  


  一个队伍,十四个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用少女系的饰品将自己的刘海或披散的头发固定起来,露出一张干爽的脸。


  


  而剩下的百分之一,叶修,也同样将刘海别到了后面,露出了干爽的脸,区别在于,别人用的是少女系来卖萌,他则毫不拐弯,用起了卖萌系。


  


  他的刘海先用一个有着软萌兔子头的发绳邦成一撮,而后再向后压,用一个胡萝卜发卡固定住。


  


  于是完成后,那只兔子头的两只耳朵便立了起来,兔子脸上的笑容愈发可爱。


  


  Alex打量一阵,随后就觉得心跳加速。


  


  叶修本来的脸倒是有些虚胖,胡渣头发也不爱打理,看上去有些邋遢。但自从和国家队这群人聚首后,他就过上了规律的生活,并且每天都有人催促着他打理自己,于是他就摇身一变,没有虚胖脸,干干净净,倒是有几分小帅。


  


  这会儿他没了刘海,便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从Alex的方向看,只能看到一张侧脸,可是这张侧脸的轮廓却美好得让人想哭。


  


  线条流畅,鼻子高挺,嘴唇虽薄,却又别样的好看。


  


  大概是觉得身边这个几乎是个话痨的人此时却一言不发有些奇怪,于是叶修转头看向他,表情有些疑惑。


  


  “咳······”Alex尴尬地咳了一声,问道,“你们队今天怎么都这么打扮?而且你的和他们都不是一个风格。”


  


  “唉,”叶修叹了口气,“因为今天停电,大家就都把头发这样处理一下,好歹能清凉一点。可是后来发卡分到了我这就没有了,他们就去向我们队里的女孩要了一个······”


  


  他无奈地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发卡,“就是这个。”


  


  “噗嗤。”Alex忍不住笑了出来。


  


  “高处不胜寒啊······”叶修继续感慨着。


  


  Alex倒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你们这个不是有个童谣,叫什么‘小白兔,白又白’什么的?”


  


  叶修向他投以一个赞赏的眼神:“你这都知道啊?”


  


  说着,他把两只手都举到头上,做了个V的手势,说话时手指还稍微弯曲一下,模仿着兔子的耳朵在耸动,嘴里念念有词:“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Alex捂住心口,艰难地回了一句:“我还记得你们中国有一句话······”


  


  “嗯?”叶修放下了手,问道。


  


  “没有卖萌,就没有伤害·······”


  


  叶修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老兄,你记错了。”


  


  一个回头,就见已经比完赛的中国队队员们都站在自己身后,表情是温和的微笑,眼睛却幽深得像看不见底的水潭。


  


  完了。




  


  end






  


  强行花絮:


  


  “你到底从哪里弄来那么多发卡和发绳?我不记得你有这种收藏癖啊?”苏沐橙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叶修想了想,把他所有的发卡和发绳都掏了出来,举起了橘色的发绳和发卡,说:“这两个是你哥当年送我的生日礼物。”


  


  “哈哈哈。”苏沐橙笑了。


  


  “后来我想着是生日礼物当然得好好收着啊,就一直带在身上。”叶修无奈地说道,“之后偶然被雪峰看见了,嘉世的那群人也就知道了,个个都来嘲笑我。但我也没办法解释不是?”


  


  “谁知这些人笑过也就算了,后来居然个个都在我生日或者是他们退役的时候送我一个发卡或者发绳,还特别自豪地问我开不开心。”叶修笑着,语气是无语的,但脸上的表情却柔软,好像过往那些好笑又温馨的画面又历历在目。


  


  “但你真的挺开心的嘛。”苏沐橙笑着,“不然怎么会把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一直带着身上。”


  


  “是啊,”叶修也笑了,阳光也没有他的笑容温暖,“很开心。”






  


  END 






————






日更一个星期,日更到全职开播,我酷不酷,酷爆了!




都是旧文,所以可能一些朋友以前看过但是不记得了,所以不要说类似于“好眼熟在哪里见过”的话了。如果非要说,那我们就是在梦里见过面(呸)




然后大家在我每次无理取闹求时对我的安慰我都牢牢记住的,谢谢所有包容我这个三岁不懂事的幼女的人,我爱你们嘿嘿。




我是那种会看着大家的评论傻笑的人啦……这么一讲炫酷的形象就毁掉了,但我依然想,告诉所有对我温柔的人,我爱你们(刚刚已经说过一次了)






评论

热度(1443)

  1. 啊啊是啊_(:зゝ∠)_节操和下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