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是啊_(:зゝ∠)_

all金主瑞金嘉金/轰出胜大三角/朝耀/信白/云亮等严重不足
全职已退坑,不会再进行相关推荐或喜欢,江湖不见。[all叶爱好者可以从我的喜欢里找各位太太的粮,想当初也是疯狂过一段时间的]
一只咸鱼。

【APH/多cp主朝耀】旁白能被听见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翔Avaritia

《火枪手》梗,之前看见别圈的小伙伴写了所以自己也去看了短篇再写了hhh哈哈哈原片真的超级好笑!设定就是剧中人物能够听见旁白,然后不断被揭老底hhhh

各种人物出场,很多cp友情客串,请自行排雷:主朝耀、副仏露、独伊、亲子分、米白

粗体字为旁白,谢谢大家观看w



英伦绅士颓废地走进酒吧,连串议会文件的虐杀已经使得他疲累不堪,他现在只想好好地坐下难得地喝杯酒。

“……谁?”

这个名叫亚瑟·柯克兰的英国人疑惑地望向四周,依旧是一贯认识的熟人们零零散散地坐落不同的位置里,带着同样的不解眼神扫视彼此。

“谁在说话?”

亚瑟问,但他的内心开始怀疑这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恶作剧,猜想对方正用特殊的喇叭在这个酒吧中广播。

“嘿这不关hero的事啊!Hero也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啊!!”

阿尔弗雷德立马跳起来反驳,事实上他认为这是外星人降临来到酒吧了。

“你们瞧这个声音能读懂我的想法!God!”

“好了你给我冷静一点,不过是不知道哪个笨蛋的恶作剧罢了。”

亚瑟装模作样地鄙视阿尔弗雷德的无厘头又愚蠢的想法,然而实际上亚瑟相信这一定是一种不为人知的魔法。

“什么?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没有这样想……”

英国绅士特有的别扭性格完美地应用在亚瑟·柯克兰的身上,被看穿心思的他现在只能在表面继续用弱小的措词反驳大吼。

“喂,我才没有所谓的别扭好吗?”

他继续用谎话掩饰,正如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gay一样。

“噗——”

王耀一口酒悉数喷了出来,旁边的王嘉龙不动声色地给他递过一张纸巾,看不穿神情的双眼打量着坐在旁边的亚瑟。

“Sir,你……”

“吓?你别听他的!我没……”

亚瑟迅速否认了王嘉龙的疑问。他的脑子里开始浮现一些性感女郎的诱惑照片,借此坚定自己不是Gay的信念,但这些画面很快便统统变成不同身高体格的裸体男性,一开始是健壮的肉体,随后是小麦色的肌肤,再后来是一些比女人还白皙纤细的娘炮,最后这些小电影中经常见到的身躯全部抹走,定格在一个单薄却包含力量的躯体,正按照他的意愿摆出使他血欲喷张的姿势。这是他的暗恋对象,还暗恋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亚瑟·柯克兰从不承认。

“咳咳咳咳……”

王耀一口酒悉数呛进肺腔,旁边的王嘉龙依旧不动声色地替他拍拍后背。

“听着,我才没有暗恋对象。”

亚瑟·柯克兰尝试装作严肃起来,但他的双颊已经开始发热,在众人面前被拆穿秘密让他感到羞愧。但不可否认地,他有暗恋对象。

“没有。”

他有。

“没。”

他有。

“够了!没有!”

亚瑟·柯克兰对着天花板大吼,碧绿色的瞳孔浸满愤怒,他扫视一圈四周,等待好一会后,那个该死的声音没有在出现,他松一口气,端起酒杯。

他有~

“Shit!!”

酒杯被捏碎了。

“啊哈哈哈,听着,小亚瑟,这不是什么好害羞的事情。”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打趣道,“哥哥我可是从来不会介意这些的,世界有爱不就行了嘛,只要有爱的话。”

在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不放过任何机会去讥笑亚瑟·柯克兰已经成为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本能举动,弗朗西斯的确认为只有爱就不论性别都可以,反正他一定会是成为主动的那一方。

“呐,你是这样想的吗?弗朗西斯?”

伊万·布拉金斯基软绵绵的嗓音传出,一直不离身的金属水管此时此刻被他握在手里,笑得一脸纯良。

“呃,伊万,我的意思是感情上的主动……”

弗朗西斯在说谎试图蒙混过去,他的内心吐槽这可是根据某个知名国际男性象征长度调查而得出的结论,无可否认,也经过实际验证,他的比他的短。

“那个,大家,我把这酒馆砸了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斯拉夫人的笑容更加人畜无害,但身边开始散发几乎肉眼可见的黑气。

“顺便可能会不小心埋了弗朗西斯哦。”

全部人识趣地别过视线,拒绝接受任何来自弗朗西斯的求救讯号。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加油哦,弗朗哥哥~”

只有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笑着给弗朗西斯打气,他还准备把手上的白旗送给弗朗西斯作为加油礼物,但这个行为很快遭到了身边两个青年的制止。

“喂你这混账珍惜点自己的生命啊!!”

“费里冷静啊!不要给我添乱啊啊!”

罗马诺·瓦尔加斯难得地认清目前气氛,连忙制止自己不省心的弟弟,十分稀有地尽到一次哥哥的责任。而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只感觉到场面开始混乱,习惯性地捂住自己的胃,他现在只希望赶紧带着自己的意大利恋人离开,最好是回家,依偎着彼此看电视。

“拜托你们,直接去开房好吗?”

瓦修·茨温利冷冷地道。

“不过这个声音真是有趣啊,哈哈!”

热情的西班牙人对空气笑着问。

“呐呐,你要不要来猜猜我在想什么?”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开始在内心幻想一个数字,他原本猜想的数字是69,这很平常,并没有任何含义。但转过头,他又将这个数字改成了18,因为罗马诺·瓦尔加斯上个月有18天谎称因为怕鬼,而揣着枕头过来找自己一起睡觉。

“……番茄你这混账!!!”

“啊哈哈,他真的猜对了!”

“一统统都是基佬。”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扫视完众人后,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但她没有意识到这句嫌疑的话就连她最心爱的哥哥也一并算了进去。

“哥哥可是不一样的,哥哥可是注定要和我在一起的!”

“诶等等,娜塔莎,hero可不是基佬……”

“闭嘴,美国佬!”

而娜塔莉亚不知道的是,在场的众人除去基佬,还隐藏很多腐女(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和林晓梅默默坐直,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事实上,许多在场的人都以幻想在场其他人的关系为乐,甚至还有些建构成为未成年不可阅读的漫画和文章。

“……为什么都要看着在下?!”

本田菊心虚了,他本期待自己能偷偷摸摸离开,然后宅回家里将自己在酒吧看到的一切在脑海里加以修饰,再用他的画功呈现在漫画稿纸上,这样下一场同人展的期刊又有着落了。

“大家冷静一下啊!!这个声音肯定是在挑拨离间,在下并没有……”

顺带一提,本田菊是耀攻党,靠实力杀出左耀一片天。

“什么?”

王嘉龙站起来,平常静然无波的眼神浮现不可置信。

“你居然背叛组织。”

CP取向不同如何做朋友。

“事到如今,在下也不瞒下去了,是的,在下所有的产出都是NINI攻。”

本田菊也站起来,与王嘉龙直视,眼神擦出旁人看不见的火花。

王嘉龙对于本田菊的想法感到完全不能理解,他认为亚瑟·柯克兰和王耀才是一对,而且他是支持亚瑟先生是主动的一方,并且以此作为无数次幻想产出的作品。在刚才被指出亚瑟有暗恋对象时,王嘉龙其实伤心透了,他感觉这就像官方无情地塞了一口并不好吃的狗粮往他嘴里,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脑补,反正他的大佬和他的先生并不知情王嘉龙拿他们两个脑补。但他不知道的是,亚瑟·柯克兰其实是王嘉龙的忠实粉丝。

王耀茫然地抬头,明显对于目前状况十分不理解。

“……啊?”

更进一步来说,亚瑟·柯克兰每天都会期待王嘉龙在网络上用笔名发布的未成年不可阅读投稿,甚至还跟随过对方手撕前来讨架干的傻叉对家。

“嘉龙你开车不叫上我?”

林晓梅这就坐不住了。

王耀显然已经对目前状况有点理解不能,而他也没说出口的是,他曾经看过王嘉龙和本田菊在网上发布的作品,虽然他不知道原来作者就坐在自己身边。而他内心更妄想过作品中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和亚瑟·柯克兰身上——他暗恋好一段时间的对象。

“喂、等……”

王耀不知所措地想要辩解,(这个时候BGM响起某知名岛国BL动画世X第一O恋的著名ED)但他发现亚瑟正看着自己后,他的大脑开始混乱,只能尴尬地别开视线。

“耀……?”

亚瑟·柯克兰尝试开口试探地询问,他想大声告诉对方那些种种不可描述的情节他自己也不断脑补过,而这个时候酒吧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这位英国人身上,鄙夷地打量着。

“拜托你们,去开房好吗?”

需要让人意乱情迷的舞曲吗?

不需要!

 

FIN。


评论

热度(245)

  1. 千翔Avarit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