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是啊_(:зゝ∠)_

all金主瑞金嘉金/轰出胜大三角/朝耀/信白/云亮等严重不足
全职已退坑,不会再进行相关推荐或喜欢,江湖不见。[all叶爱好者可以从我的喜欢里找各位太太的粮,想当初也是疯狂过一段时间的]
一只咸鱼。

【原创】I kissed a boy 我吻了一个男孩 (主朝耀,红茶会有)(一)

aaaaaaaaaa太太来lof了!!!!!!

一只安静的备份箱

(首发贴吧,担心被删,以防万一连夜搬运过来,然后发现了很多错别字、拼错的单词之类的低级错误,捂脸)

———————————————————————————————————

伪新人混(qiu)脸(gou)熟(da),懒,缓慢更。

本文大概讲述了一个直男少年某天以游戏心态无意吻了另一个少年后感觉居然还不错,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后一路朝着弯路狂奔再也无法回头的悲伤故事。
中心思想是呼吁世人珍爱生命,敬重四字箴言:no do no die。

灵感来自一首英文歌:I kissed a girl
部分歌词如下,建议各位观众配合歌曲阅读本文,把歌曲原生想象成男声,并把“girl”置换成“boy”效果更佳(绅士的笑容):
I kissed a girl and I liked it
我吻了一个女孩,我喜欢
The taste of her cherry chapstick
她那樱桃味的唇膏
I kissed a girl just to try it
我吻了一个女孩,只是想试下
I hope my boyfriend don't mind it
希望我男朋友不介意
It felt so wrong
感觉如此糟糕 
It felt so right
感觉如此美妙

(歌曲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22374244


第一局 愚蠢游戏

某私立男校。
无聊的周日午后。夏日。
王耀带着帽子骑着自行车在校门口停下,历史感极重一看就充满很有钱气息的巨大镂空雕花铁门下,王耀刹住车,推着自行车走到另一侧的小门外,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从窗口外递给制服整齐的保安。年轻的小哥已经见惯了王耀的熟面孔,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回来啦,今天一切顺利吗?”伸手接过,放在读卡器上一嘀,偏门应声自动开启。
王耀礼貌回应一个微笑,轻声说,“还好。”骑上自行车进门了。
直接对上他笑容的保安小哥愣了愣。
旁边另一个保安推了推发楞的他的肩膀,冲着王耀的背影戏谑说,“妖孽,没错吧?”


这是个名气与历史在当地都数一数二的男校,半封闭式管理,学生大多数来自有钱有权人家,时至每周末唯一的一天外出放行日,通往校外的交通主道上小车川流不息,一副开名车展览会的架势,奈何震撼不了天生淡然且淡定的王耀。王耀骑着他的杂牌自行车,从单车道与一众名车名自行车插身而过,T恤鼓起风的背影相当潇洒。

在宿舍楼下停好自行车,王耀从车篮里抓出一个大购物袋,里面除了宿友点的汉堡可乐还有他从打工的蛋糕店里以员工价购买来的奶茶咖啡布丁蛋糕等甜品饮料。
某学校学费制服费跟各种杂费惊人,却并不是小说动漫里会有的那种奢华气派的大楼林立、充满炫富意味的各种高消费会所设施——这种跟学生身份离得太远的东西统统没有,当然游泳池高尔夫球场这种基本设施会有,但基本走低调路线,宿舍楼最新的还是半个世纪前的建筑,不装设电梯。娇生惯养的孩子送到这里来不是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他们同样要一大早起床锻炼身体,寒冷的冬天里手浸在冷水里洗衣服,自己熨制服,零花钱被限制,定时唱圣歌做礼拜,接受旧式绅士的教育,毕竟好好调*教学生不辜负家长们的厚望才是本所学校傲慢地立足超过一个世纪的资本。

高一年级的新生宿舍在六楼跟五楼,高三学长宿舍基本在一楼,随着学龄越大楼层越低。同一学年住楼
也有讲究,例如高一年级,学渣住六楼,学霸住五楼,宿舍楼没有电梯,学渣们要比学霸们多嘿咻嘿咻爬多一层楼。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细节,从中可以看出这所历史悠久的学校某种“规则”,即是歧视无所不在,强者抢占一切资源理所当然。从这样学校出去的孩子,对于成人社会的丛林规则相当熟稔,大多数如同他们傲慢的长辈一样,凌驾这个世界,掌控那些弱者,抢占最优资源,深刻明白站在高处的必要性。

上流人家按照家族传统乐意把孩子送往这样的学校,大家族的孩子与另一个大家族的孩子从小同吃同住的同校情谊有利于将来某个联盟的缔结。
普通人家的家长出于望子成龙的心愿也乐意把孩子送往这样的学校,深觉精英教育会令自家孩子变得更加优秀,也容易获取有利资源跻身到更上一级的阶层。
综上所叙,某男校的生意一向很好。
超过一个世纪来,某男校的只培育上流社会孩子的宗旨深受平民阶层的批评,某男校在强大舆论面前最后也做了让步,意思意思向平民阶层开放几个名额,接收优秀的孩子,免费提供教育机会。当然,住宿费伙食费制服费照收。
王耀就是这种示好策略下的受益者,背负父母的希望而来,每天苦逼地为昂贵的各种费伤脑筋,周日为了凑集伙食费还要出去打工赚钱。
还好王耀天生活得很淡定。


王耀爬了五楼,夏日里出了满头汗。
终于爬到自家宿舍前,王耀推开虚掩的门,哄笑声与空调的冷气如同拧开瓶盖后喷涌而出的白沫迎面灌了他一面。
周六日寻常的热闹场面。当然这要托阿尔的作用,他同住一间宿舍的M国少年。阿尔性子开朗,笑容极富有感染力,全年级有一半以上都是他朋友。周六日他经常开趴体,从早到晚不知寂寞,买大批零食,从校外酒吧偷渡进来啤酒,邀请楼上与同年级的人一起嗨。

今天的趴体的副主题是十几个男孩子围坐在地上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有人脱得只剩裤衩,有人脸色贴满纸条,有人浑身湿漉漉像是从游泳池里刚跑回来……现在大冒险的输家一个金发男孩穿着底裤正在攀着床柱跳钢管舞,动作极其搞怪猥琐,一群男生举着手机围着他笑得东倒西歪。
阿尔在一边伴舞,肚子上的肥肉抖得很销魂。

他看到王耀,啊哈哈哈哈哈一边舞着一边冲过来,然后一把抱起王耀原地转了几圈。
王耀吓了一跳,下意识抱住了阿尔的脖子,笑骂,“快放老纸下来,不然汉巴嘎糊你一头!”
阿尔闻言立刻把王耀放下,镜片后天蓝色眼眸放出高亮度闪光,呆毛也跟着起舞,大力地拍打着王耀的肩膀,“不愧是本hero忠实的小弟,hero说要就帮我买了,账欠着,hero改天还你。”
“百分之十利息……”王耀从善如流地回答,话没完手中的袋子就被抢走了,阿尔翻出他的汉巴嘎,一把塞在嘴里,嘻嘻哈哈的男孩子们一拥而上,随口跟王耀打招呼一边七手八脚把手伸进购物袋里找自己爱吃的甜点。
“别抢,饮料先拿出来小心洒了……”老妈子王耀慈爱地在抢成一团的人阵后吩咐。

“请问有没有……?”
忽然一个声音在身后传来。嘈杂的人声中王耀听不清,于是把头往后倾一倾。
身后那个人又耐心地重复了一次。
“红茶吗?”王耀回答,举手接过阿尔在人群中隔空抛过来的罐装雪碧,然后转过了头。目之所及是胸前扣得很整齐的白色制服衬衫的纽扣。身高是永远的虐点,王耀无奈地抬起头,撞上了一双翡翠绿的眼眸,进而发现对方的粗眉毛非常有个性。
王耀好脾气地笑着,“不好意思,只买了奶茶,没有买红茶。我有自带绿茶,你如果不嫌弃的话……”
“不用了,谢谢。”那个人有礼貌地拒绝了。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表情疏远地看着那群抢成一团的熊孩子,眼神充满嫌弃。也没有再跟王耀搭话。

不是个很好接近的人。王耀想,拧开了雪碧,他也不是那种特别善于交际的人。于是两人站在一边,无言,略有些尴尬的气氛。
“小亚瑟,哥哥我帮你抢到了蛋糕,好好感谢我吧!”一个发型风骚的男人往这边抛了个媚眼,手中的盘子东倒西歪放着三个变形的草莓蛋糕,走着猫步踱过来,“当然,也帮小耀美人抢了。”
原来叫亚瑟。王耀想着,拿了个蛋糕跟弗兰西斯道了谢,凑到阿尔那边吃薯条去了。

经过下午茶抢夺大战后,一伙人又重新坐下,围在地上继续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几个人同时招呼王耀下来一起玩,王耀也没有拒绝,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很合群的一个人,“我洗个澡就回来。”他是个爱干净的人,出去跑了半天浑身带着蛋糕店面粉与汗水的味道,有点忍不住了。
“快快快!等你回来开局!”
王耀冲了个凉换了身衣服很快就从澡房出来了。他在熟面孔的弗兰西斯身边找了个空缺坐下,身边有人自动往右挪给他腾出更大的位置,王耀看了那人,是刚才跟他说话的亚瑟。他淡淡地冲王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王耀运气不错,几圈下来都没有被抽到,还顺利整了几个人,不过不过分,无外乎是让喝怪味饮料物,去导师门口三呼我暗恋你很久了某某老师,成全了一次腐烂的裸奔欲。

亚瑟被弗兰西斯抽中了一次,选择了大冒险,腐烂意料之中对亚瑟提出了他对所有人都提出的冒险,“脱!”
亚瑟也不含糊,手指利落在衬衣上飞快往下除扣子,很汉子地脱了衬衫,再解开皮带脱下了制服裤,剩
下了一条腐国国旗裤衩跟白色背心。众男生了无生趣地看着亚瑟脱,毕竟同是男人看着对方脱衣服完全没有爆点,只有腐烂兴奋异常,一直在鼓动亚瑟全果,被对方果断拒绝了。
王耀倒有些诧异,看不出这个粗眉毛还挺放得开的,明明应该可能会忸怩一番才对的。
果然高冷的绅士外表下都有一颗躁动的心吗。王耀暗暗在内心吐槽。

男孩们玩了半天的真心话,整人的招数也都用尽了,都表示有些腻了,最后决定轮完马修就结局,趁着还有傍晚开车出校园转战酒吧。

然后,谁也没有料到高潮来了。
一直形象都很正面的瓦修,除了过分妹控之外也没有其他缺点的瓦修,出乎意料地把整个游戏带往了高潮。

“黑桃。”
亚瑟耸耸肩,“我。”
“诶,”王耀说,“我也是。”
“很好,”瓦修面无表情地说,“两个人合作完成任务。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亚瑟看了一眼王耀,无所谓地说,“大冒险。”
王耀没有异议,他也认为严肃的瓦修整不出多么过分的整人招数。
瓦修看了看王耀,说,“可以,舌吻,你们两个。”

安静。

整个房间一静,然后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口哨跟叫好声。
“吻!吻!吻!吻!”
青春期的熊孩子们最喜欢这个了。大家相见恨晚,居然没有在之前想到这种整人招数。
拍下照片,就可以嘲笑对方一学期了啊!
“吻!吻!吻!吻!”
亚瑟明显愣住了。
王耀连忙摆手,“改选真心话可以吗?”
瓦修露出了今晚第一个微笑,“详细讲叙下你的第*一*次!”
“噢!!”熊孩子们更兴奋了。

我怎么可以让他们知道我还没有*第*一*次!——王耀的心理活动。
我怎么可以让他们知道我还没有*第*一*次!——亚瑟的心理活动。
亚瑟下定了决心,他扬了扬他的粗眉毛。
“王耀。”
“诶?”
“我们都是直的。”
王耀无法维持自己的表情,“然后?!”

那么,又有什么所谓呢。 

时间好像停止。
对方很随便地抓着他的胸前的T恤一扯,他顺势倒到对方的方向去,随即眼前一暗,飞快逼近的淡漠的绿色与金色的睫毛,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覆盖在自己的唇上。对方身上有暗暗的茶香袭来,灼热的气息直接烧到他的脸上,然后……他的舌头伸进来,混蛋,还真的是舌吻!
当然要挣扎。他往后,对方逼过来。他扯到了对方胸前的十字架链坠。
好像只有一秒。
好像足足有一个世界。
王耀才如愿和亚瑟分开了,是阿尔扯开的。
他好像有点不高兴。他的手抓紧王耀的手腕,让王耀觉得很疼。

吉尔伯特举起相机冲着王耀刷刷几张,“王耀,你的表情好像刚被qiangbao一样啊哈哈哈哈~”
“you bastard!”王耀笑骂着抓起一个抱枕冲他砸过去,再抓一个砸向瓦修,“瓦修,老纸跟你没完!”
他嬉笑怒骂,好像不在乎,手却不受控制一直在颤抖。这是他的下意识的应急机制处理方式,无论遇到多么尴尬的事情,首先要装二,要装作满不在乎,要勇于自黑,才可以避免被群嘲。
天知道,这是他王耀的初吻!

腐烂把手搭在亚瑟身上,“基佬,感觉怎么样?”
亚瑟看着王耀,他正在抢吉尔伯特的相机,地上乱七八糟的趴体后的垃圾,从他的角度,只看到对方露出的小小一角发红的耳尖,甩掉腐烂的手,抓起地上的衬衣往头套,
“没感觉。”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