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是啊_(:зゝ∠)_

all金主瑞金嘉金/轰出胜大三角/朝耀/信白/云亮等严重不足
全职已退坑,不会再进行相关推荐或喜欢,江湖不见。[all叶爱好者可以从我的喜欢里找各位太太的粮,想当初也是疯狂过一段时间的]
一只咸鱼。

【萨杰】一丝不挂 ABO 1

淹死的鸥鹭:

今天是开新文第一天,希望没有出坑的小伙伴点个小心心留个评论,谢谢大家了!


食用说明:ABO设定 萨拉查A杰克O 此文中知道杰克是O的人数,目前为0


副CP诺贝 诺灵顿A贝克特O设定 第一章打一下副cp tag


虽然依旧是原著向的ABO,不过和鸥鹭桑之前写的那篇一念是完全独立不同的两篇。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杰克→萨拉查


时间线从加五电影结尾开始。




恢复原样的海面依旧不平静,杰克让吉布斯放下黑珍珠上的小艇,他伏在船舷上看周围漂上来的浮木和衣物,卡琳娜多次想跳下海中找被淹没的巴博萨,亨利紧紧搂着女孩的腰安慰她:“水面下还有三叉戟的力量,不要送死,我们会找到巴博萨船长,一定会的。”


 


在海面上搜寻的小艇突然摇晃了一下,吉布斯让身后的船员稳住,他悄悄探出头去,一只手伸出水面抓住了船桨。


 


“该死的!你们看到了就赶紧把我捞上去!一群没良心的白眼狼!”


 


巴博萨在水下卸掉自己镶满珠宝黄金的假腿才浮上来,等他一露面,猴子马上跳下杰克的肩膀,它刚才送罗盘的谄媚嘴脸马上没了,猴子得意地抱住巴博萨大腿,甚至还朝船舷上的杰克吐了吐舌头。


 


“那个臭猴子!我要把他钉在桅杆上做靶子!”


“它可是我的杰克,对你的同伴你该态度好点。”


 


巴博萨好不容易才上了黑珍珠,他抓了个朗姆酒瓶代替假腿,杰克扯了段细缆绳给他绑酒瓶:“赫克托,看在你下来救我的份上,我就不关着你了,但是黑珍珠的船长是我。”


 


“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巴博萨从船员身上抽出剑:“我们的火枪都湿了,要来打一架试试吗?”


 


杰克谨慎地往后退了步,他指着巴博萨的腰带:“你、你应该没带什么蟾蜍毒……吧。”


“带到是带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效,要不你过来让我试试?”


 


两位船长还在内斗,小艇上的吉布斯突然叫了声,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块浮木:“如果我没看错,那是不是萨拉查?”


 


的确是他,他被黑珍珠的船锚撞出了很重的伤口,后背还插着长剑。


 


“他死了吗?我的意思是,他又死了吗?”


杰克心有余悸地看着浮木上的小点,巴博萨这时也收了剑,他往吉布斯指得方向看去:“谁身边的火枪没沾过水?再往那个西班牙佬的头上补一枪。”


 


“他可能是晕过去了。”


吉布斯壮着胆子往那里探了探,他用手里的船桨轻轻打了下萨拉查的腿,对方没有一点反应。


 


“把他推远点,鲜血很快会引来鲨鱼,用不着我们动手。”


巴博萨还没说完,杰克突然朝吉布斯喊:“你确定他现在没反应是吗?”


 


吉布斯又用船桨戳了戳,他等了会儿后扭头回答杰克:“我确定!”


“那你小心点,把他拉上来。”


“我一直很小心,不就是把他拉……什么!拉上来!?”


 


“杰克,你疯了吗?”


亨利捂着脸上被萨拉查揍出来的伤,他甚至还伸出五指在杰克眼前晃了晃:“你没被萨拉查伤到脑子吧?”


 


“反正他现在和死人也没区别,听话孩子们,杰克叔叔保证没事。”


“信你的话才不会没事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不是马上要死了,就是在赴死的路上。”


 


卡琳娜举起那本被戳破的牛皮书,她把书拍到杰克胸口:“要不是有我父亲,你早就睡在海底了。”


 


杰克清清嗓子,他扒拉着自己的长袖子,义正言辞地开始洗脑:“首先,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港口是西班牙所属的地盘。其次,现在黑珍珠上没有足够的淡水和食物,而且我的美人刚刚经历一次大战,她带着一身伤跑不了太远。最后,我们有一船的人,带着一个西班牙俘虏,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巴博萨捏了捏指尖,他皱着脸思考,片刻后他站在了杰克这边。


“萨拉查是西班牙上将,我们可以拿他做筹码,用萨拉查来要挟西班牙给我们足够的食物,哪怕是武器和弹药,碍于面子他们也得答应。”


 


杰克恨不得和巴博萨击掌了,不过对方没准备和他做那么蠢的事,杰克只能尴尬地自己拍了拍手:“就是这样!”


 


“把萨拉查拽上来,看看他到底还有没有气,要是真的还活着。”巴博萨笑着用力拍了下黑珍珠的船舷:“那西班牙国王该来和我们见一面了。”


 


杰克一脸心疼地摸了摸被巴博萨拍过的地方:“黑珍珠被你打坏了怎么办!”


 


吉布斯费力地将萨拉查拖上了船,杰克拍了拍西班牙人惨白的脸,没有一点回应。


 


“把纱布和药拿过来。”


“杰克,我们哪儿有药啊!”


“那就朗姆酒,反正拿点能消毒的东西。”


 


吉布斯有点舍不得,他哀怨地拿了最后几瓶过来:“自己喝都得省几口,倒是便宜他了。”


 


杰克检查了一下萨拉查背后的伤口,他淋了一整瓶的朗姆消毒,随后利落地拔出那把长剑,鲜血喷得到处都是,杰克赶紧用手捂住伤口。


 


“随便谁,拿块干净的布过来!”


 


萨拉查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冷,杰克低头伏到他心口,他咒骂了一句脏话:“该死的,没有心跳。”


 


“所以我们没有食物淡水,也不会有枪和子弹了?”


 


杰克的拇指按在萨拉查的颈侧,他摇了摇头:“我可不希望一个西班牙军官死在我怀里。”


说完这句话,他低头含住了萨拉查的唇。


 


可能是因为地狱还没安排好萨拉查的位置,在杰克不停帮他过气的努力下,萨拉查呛出了好几口海水,体温和呼吸也渐渐恢复正常。


 


杰克如释重负,他朝船员炫耀般地翘起手指:“先生们,我们现在该给西班牙国王送个口信了。”


 


“那萨拉查怎么办?就把他放在甲板上吗?”


“把他锁进下面的监房?”


“拜托,他是伤患。”吉布斯总算说了句人话:“让他睡吊床吧。”


 


杰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打断吵吵嚷嚷的船员:“给他个房间,我们在上岸前要确保他活着。”


 


“只有船长室了。”


“你想都别想。”巴博萨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进不来,更别说你还要带个人。”


 


“赫克托,你真让我伤心。”


 


最后杰克只在甲板下找到了个硬木板,他把萨拉查搬上去让他平躺,等夜间船员都入睡之后,他点亮了盏油灯。


 


“虽然你现在听不见,但是我还是得说一句。”


杰克坐在硬木板旁边,他调整了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你真是个混账。”


 


骂归骂,但他还是用袖子抹掉了萨拉查额头上的冷汗:“这种时候,也只有我愿意照顾你了。”





评论

热度(484)